A Feast of Mozart

Image Via

我不是古典音樂的專家,我也不知道那些捲捲頭髮的作古音樂家們是哪個派別的,我只是小時候不小心學了鋼琴,然後在因為升學放棄後沒有練琴的日子反而更想念,然後發現自己在某些時候喜歡聽古典音樂或是特別喜歡某個音樂家的作品或是某種樂器的聲音,如此而已。

昨天花了點錢去了教堂聽了一個管弦樂團 London Firebird Orchestra 的表演 ”A Feast of Mozart”,所選的曲目都是莫札特的協奏曲,交響樂,還有歌劇。我突然發現教堂是一個非常適合音樂演奏的地方,至少是古典樂,建築的挑高可以讓餘音很舒服的流竄在空間中。上網看了一些大家對他們的評價,幾乎都是很正面的,但是這個團體吸引我的地方是他們的贊助者 – 茱蒂丹契 (Dame Judy Dench),我覺得他好厲害,演技高超,一生都奉獻在演藝事業上,但也贊助年輕有為的各種團體。票價不便宜,但是卻坐滿了。更有趣的是聽眾的族群,有三分之一的人年紀偏大,另外三分之一的人明顯的是同性戀,剩下的三分之一看起來是親友團。但是我覺得觀眾的素質很好,有耐心也尊重這場莫札特的盛宴。

我想倫敦是因為人太多了,什麼人都有,什麼東西都會有人喜歡,不管是無聊的有趣的都可以繼續在這個城市生存,這就是大家給大都市定義的 比較多的機會吧。 33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